首页小说大全

《重回八零年代,被高冷老公追着宠》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宋宜宁顾清彦小说全文

2023-08-08 15:55:41 小说名:重回八零年代,被高冷老公追着宠 作者:大和尚

小说简介:《重回八零年代,被高冷老公追着宠》中主要人物有宋宜宁顾清彦,是大和尚打造的言情小说,宋宜宁顾清彦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。全文讲述了女人的名字。原来,他根本不爱她。重活一世,她只想理顾清彦远远的,一个人好好活下去顾政委...

《重回八零年代,被高冷老公追着宠》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宋宜宁顾清彦小说全文

第1章

即使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将来会步步高升,宋宜宁也要跟他离婚。

原因无他,她重生了。

上辈子,他们因为一场意外结了婚。

她从感激到深爱,哪怕他从没说过爱她,她也甘之如饴,认为不过是

男人内敛。

...

可他临终的时候,嘴里却喊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。

原来,他根本不爱她。

重活一世,她只想理顾清彦远远的,一个人好好活下去

“顾政委在门口站了一个小时,可算等到媳妇下班啦!”

不知道谁打趣了句,宋宜宁的思绪被拉回,心也随之泛起涟漪。

她看着不远处树下一个军绿色的身影。顾清彦一身挺拔军装,脸庞俊朗不失凌厉,眉眼温柔却犹带着军人的摄人气势,就算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,也能让人感到安心可靠。当亲眼看到顾清彦时,她才觉得自己真的重生到了四十年前。失神间,顾清彦已经走到了面前,温声开口:“你脸色怎么不太好,累了?”望着男人深邃的眼眸,宋宜宁心中五味杂陈。他们结婚是个意外,顾清彦是为了保全她的名声才娶了她。

上辈子,她从感激到深爱,哪怕他一辈子没碰她,她也默默忍下,默认没有孩子是她身体有问题,受尽了白眼。

可他临死的时候,嘴里却喊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……

如今重生,难道还要把上辈子的人生再经历一次吗?见她发呆,顾清彦不由问:“想什么呢?”

宋宜宁回过神,掩饰一笑:“没什么,我们回去吧。”

正值炎夏,烈日当头。

两人一起走在厂里的绿荫大道上,身边时不时驶过骑着二八大杠的工人。

顾清彦率先打开话匣子:“来接你前去看了爸妈,听说王阿姨家出了点事,爸去帮了忙,妈现在吵着要离婚。”

宋宜宁眉目微拧。

王阿姨是公公的前妻,两人从没断过联系,公公对她更是有求必应,要什么都给。

她抬眼看向男人的侧脸,目光复杂:“爸帮王阿姨也不是一次两次,有时候还大半个月不回家,妈难免生气……”

顾清彦忽然停下脚,语气自然又笃定:“问题不在王阿姨,是爸妈已经没有感情。”

宋宜宁心一顿,捏着挎包的手不由收紧。

男人却依旧转移话题:“对了,你不是说要去电视台参加播音主持人的考试,做好准备了?”

宋宜宁眸光一黯。

她一个月前就通过考试了,过两天都能调到电视台上岗了。

他现在才问,是对她多不上心?

心头酸涩瞬间蔓延带眼尾,宋宜宁不知道自己上辈子,是怎么坚持这段婚姻的……

“我去把车开过来,你在这儿等我。”

没等到她回答,顾清彦自顾自走远,就好像他刚刚就是随便一问。

站在原地,宋宜宁默默深呼吸,缓解着胸口的沉重感。

可等了很久,也不见人回来。

揣着疑惑和担心,她顺着顾清彦离开的方向找了过去,没想到刚拐过一个岔路口,就看见一个穿在白裙的女人靠在顾清彦怀里。

定睛一看,宋宜宁呼吸猛然窒住,再也迈不开腿。

是唐雪芬!

那个顾清彦爱了一辈子的女人!

只见唐雪芬紧紧环着顾清彦的腰,含泪的双眼满是眷恋:“当初我被父母逼迫嫁人,我真的好痛苦,想你想到得了抑郁症,到现在还在吃药。清彦……你还爱我吗?”

听到这话,宋宜宁心猛地缩在了一起,不想也不敢去听另一方的回答。

可没等她离开,顾清彦沙哑的回应便被风刮进了耳朵——

“爱。”

第2章

轻飘飘的一个字,却像块巨石重重砸在宋宜宁心上。

她知道顾清彦爱唐雪芬,爱了一辈子,以至于死的时候都在叫‘雪芬’。

再也看不下去,她僵硬着离开。

不知道走了多久,宋宜宁才无力靠在路边的矮墙上,眼眶已经涨的通红。

即便再来一次,亲耳听见顾清彦承认爱别人,心还是会痛……

她自嘲一笑,心却多了分明悟。

与其再走上辈子爱而不得的老路,倒不如试着放手,让顾清彦自由。

宋宜宁深吸口气,缓和着情绪,视线不经意扫到墙上的高考报名简章,眸光渐渐亮起。

高考!

上辈子她因为想守着顾清彦,高中毕业后一直没参加高考!

知识改变命运,高考,是无数人改命的好路!

心头的茫然忽得散开,既然重生,她完全可以试试高考,走另一条路!

没有犹豫,宋宜宁直接去本地教委报了名,随后才回军区大院。

夜渐深。

台钟时针已经指向十一,沉稳的脚步声渐渐靠近。

坐在书桌前复习的宋宜宁转过头,只见顾清彦解着扣子跨进来,原本空阔的客厅好像拥挤了几分。

见她还没睡,男人眼中掠过丝惊讶。

宋宜宁放下笔:“去哪儿了?今天这么晚才回来?”

顾清彦脱掉外套,语调轻缓:“今天碰上了唐雪芬,就是以前跟你提过的比我大两岁的姐姐,多聊了两句。”

宋宜宁心头微刺:“你不是说她嫁到南方去了吗?”

顾清彦手顿了瞬:“……嗯,她丈夫半年前车祸去世了,婆家没人能照顾,她就带着孩子回来了。”

看着他眼中的怜惜,宋宜宁捏着书页的手缓缓收紧,没忍住问:“听说你们是同学,还在一起过,现在你还喜欢她吗?”

但问出口,她就后悔了。

明明知道答案,为什么还要因为心底那点不甘而自取其辱?

顾清彦皱眉看着她,沉默了很久才吐出回答:“宜宁,我们才是夫妻。”

末了,又补充了句:“明天你不上班,咱们一起去看看爸妈吧。”

说完,转身进了客房。

宋宜宁望着关上的房门,惨然一笑。

夫妻?

他们从结婚起就分房睡,算哪门子夫妻?

次日。

一大早,宋宜宁跟顾清彦去了公公婆婆家,刚到门口,就听见里头打砸的声音。

还伴随着婆婆哭喊控诉:“我伺候了你大半辈子,那个女人对你掉几滴眼泪,你就把我们存的棺材本都给了她,你让我怎么活?这婚必须离!”

“都多大岁数了,离什么离!再说咱儿子在军区当政委,他专门抓德行这块,要被别人知道他连自家的事儿都管不好,你让他面子往哪儿搁?”

她顿时停住脚,下意识看向身边神情骤沉的顾清彦。

上辈子,顾清彦经常说唐雪芬可怜,也三天两头接济对方,她从没像婆婆这样闹过,只一味忍让,总想着他会回头看看自己……

顾清彦推门跨了进去。

宋宜宁也忙跟上前,只见屋子里一片狼藉,墙上的结婚照被砸在地上,玻璃摔得到处都是。

历史文学

上一篇:作者是瑶瑶瑶瑶的小说我一通话,惊动整个国家目录 下一篇: